Lam Tai Fai College
Lam Tai Fai College

4E 余青芳獲頒「陳贊一博士聯校微型小說創作獎比賽」推薦獎

       S4E班余青芳於2019-2020年度陳贊一博士聯校微型小說創作推薦獎,憑作品〈與深行〉獲得初中組推薦獎獎狀,以及書劵一百元正。

       「陳贊一博士聯校微型小說創作獎比賽」由陳贊一博士教育基金、香港仔浸信會呂明才書院主辦,旨在鼓勵學生透過微型小說以小見大的文學形式,提升青少年的觀察、思考、歸納、反省、創作與寫作的能力。

       在此恭賀余同學,祝願她在中國語文及文學造詣上更進一步。

01

附:余青芳得獎作品〈與深行〉

        在我14歲的第二個夜晚,新年假期間,林深──我名義上的哥哥,來到了我家。據說他在很小的時候,大概一二歲左右,因為家裡條件不好,便將家裡唯一一位男丁送給親戚撫養,現在家境逐漸富裕,我的「哥哥」回來了,他就在我學校附近就讀。

        早上我見了林深第一面,到底是大我二歲的人,高了我半個頭,不知為什麼,心裡對他有一點親近,我實在不喜這感覺,將它壓了下去,對他,我只客套了二句,字裡行間透出的冷漠把自己給嚇到了,便慌忙離去。過了許些日子,我察覺父母給他的關心多的都要從碗裡溢出來了,對我的注意反而少了,一種名為嫉妒的東西出現了,但凡林深出現,他要倒水,我就霸着水杯;他要吃一道菜,我就把那菜搶到我這兒。父母似是感覺到了什麼,在一天晚上,把我叫去談話,父母苦口婆心勸了我許久,大概在說不要針對「哥哥」,對他好點,到時候上學,有什麼不會的找他,「哥哥」成績不錯,拉近一些距離,我隨意應下了,之後我也收斂了些,至少不再針對他了。

        新年過了,林深與父母的感情越來越好,我和林深也該去上學了,在去往學校的路上,林深對我說:「再怎麼都好,我們身上都留著一樣的血,在爸媽面前裝裝樣子也好。」我聽完,笑了:「這是你說的,到時不要嫌我煩。」他也笑了,說:「我親愛的妹妹,到時也要裝像點哦!」之後一路無言,各自上學去了。到了放學時,我在橋上遠遠看到林深背着個黑色的大書包,在地鐵站等我,我看着他的高高的背影,想到他會不會孤單呢?在親戚家過著寄人籬下的生活,會不會傷心難過?沒有父母在身邊,會不會覺得委屈?當我意識到我在想些什麼的時候,我搖了搖頭,似是把那些個想法都搖走了。地鐵站口,我對林深說:「走吧,你下次不用等我了,我們只在家裡裝,沒說在外面要裝出兄妹情深,同學都不知道你是誰,別誤會了。」林深翻了個白眼:「誰說我在等我妹妹呢?我不想這麼快回家不行!」我頓時無言以對。就這樣,我們一起回家了。

        那天一進家門,我就將書包放在林深房裡,對父母說我要「哥哥」教我學習,父母點了點頭,但是又感到一絲不對,想了想,欣喜若狂的說:「小雲,你叫哥哥了。」我有些無語的點頭,不理開心過頭的父母,進了林深房間,拿出一些超級簡單的題,問林深,不斷的打擾他,讓他做不了作業,不能安心學習,我以為他會很煩躁,對我發脾氣,這樣我就可以跟爸媽說,林深不教我,還衝我發脾氣,可是他沒有,不厭其煩的教我,語氣還很溫柔,我都煩他三四天了,他還是對我很好,還時常笑我蠢,這麼簡單的題目都不會,時間一長,我們還經常鬥嘴,他還經常把一些好吃的留給我,上學放學都等我一起,久了還有同學說我和我哥形影不離啊!我不禁想到,我是不是錯了?他剛回家沒多久,爸媽對他好是為了補償他,我不應該嫉妒,我是不是應該對他好點,不針對他呢?或許到時我又有一個對我好的哥哥了。

       我思來想去了幾天,終於在一天吃飯時,下定決心,跟父母道歉,我的不懂事,跟哥哥說我的不對,這樣從此以後我就有哥哥了,什麼都不再是我一人,我們這一生還可以同行,共同進退,但是我也有些擔心,萬一他因為我之前對他,他不認我怎麼辦?吃飯時,我對著林深,用極低的聲音叫了一聲哥哥,我以為他沒聽到,但他在我說完時,轉過頭來,對我笑了,我貌似看到他做了個口型「妹妹」,我有些不知所措,低著頭,有些笨拙的往我嘴裡塞飯,我聽到有一聲「撲哧」傳來,我抬頭一看,是林深,我有點羞,為了掩飾我的窘迫,大聲說:「哥,你笑什麼,有什麼事這麼好笑!」哥哥看了我一眼,繼續笑……

(完)